绥德县“清风文苑”廉政征文获奖作品 | 优秀奖:求神

发布时间:2019-7-11 16:09:49 作者:李进波 来源:绥德县委办
分享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绥德县 “清风文苑”廉政征文活动:优秀奖作品(小说)


大山村其实不大,大山巍峨,树木扶疏,青草疯长,村里户也不多,人也就不杂乱,没有太多是非,男人都是兄弟,女人都是姐妹,同龄的孩子们也是一个团体,一派祥和的气氛。蔡从小是在这里长大的,他的父母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,可能家中最大的财产就是那头老黄牛了。

日升月落,昼夜交替,转眼到了读书的年龄,蔡背着书包,走在求学的路上,他从电视上看到了外面的世界,所以他梦想要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大山。多年寒窗苦读,他终于有机会走出大山,去象牙塔里求学。因为学费不足,蔡的父亲一狠心把家里的老黄牛卖了,又向村里的亲戚好友借了一些钱,最后才攒够蔡上大学的费用。蔡呢,也争气,到了大学没有被身边的电子游戏和花花世界所吸引,他知道他的目标不仅仅在这里,四年下来他被学校推介参加选调生考试,并一举考上,蔡突然成为了村里的大名人。

人们都说人的嘴是有毒的,说出来的话能左右人的运气,大家都说他好,好像也确实就顺风顺水,大家都说他赖,好像也就处处扶不起来。村里人张口闭口就说,从小就看蔡有出息,是个当官的材料。蔡也确实是个好干部,他成为选调生后,每天起早贪黑,将领导安排的工作都能很好的的完成,又因为他的热情和质朴,单位上其他同事都对他评价很高。没过几年,蔡在城里娶了媳妇、生了孩子,成为了单位的副局长,俨然成为了村里人口中的人生赢家。

可众人眼中的名人,烦心事却是接踵而来,村里人知道蔡成了领导,就想从蔡这里托关系、走后门,给蔡送来了家乡的土特产、土鸡蛋,蔡本来看到乡里的亲戚过来看他,是很开心的,可知道他们的用意后,蔡只是让他们多待几天,让自己好好尽尽地主之谊,可绝口不提为他们办事的事情。村里人回去后就开始说蔡是个白眼狼,不懂得知恩图报,忘记了当初借钱供他读书的事情。蔡的父亲在村里听到了这些风言风语,只是说了一句:“呵,这才是老子的儿子”。

又过了几年,蔡升任成了局长,位高权重,回老家的次数也屈指可数。走上门的不再只是村里的亲友,更多的是公司老板、地产大亨;送的东西也从土特产、超市卡变成了名贵的保健品和银行卡,蔡的内心开始有了动摇。没多久,房地产林老板来家做客,扔下一张农行卡说:“这是10万,你先拿着。过几天我再来请您吃饭!”林老板走后,蔡看着那张小小的卡不知所措。他打算第二天就退回去,可又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,还没人家老板一个月赚的多,更何况其他人可以给商人走后门,我怎么就不能呢,反正只要天知地知,他知我知,就不出大问题的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最后他决定把钱留下。当天晚上,他失眠了。

几天下来,蔡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,总是担惊受怕做噩梦,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自己。“以前虽然没有那么多钱,但过得很自在,可现在是怎么了?”他喃喃道。细心的媳妇看在眼里,又不知道该怎么劝他,偷偷给老家打了一个电话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平时都不怎么主动联系自己的父亲,打电话让蔡立马回一趟大山中的家。蔡是个孝顺儿子,听到父亲这么坚持,就把手头的工作全部放下,请假回去了。怀着沉重的心情,开车来到了村头,以前父亲总爱和一伙老年人围在村头大树底下下象棋,今天却不在了。也可能是太久没回来,越往村里走,越感觉到大山村的变化太快了。在他的记忆中,村子各家房前终年是泥泞不堪,中间还夹杂着土疙瘩和石块,只要是下雨天、下雪天,人的双腿双脚沾得都是泥巴;路上行驶的大多是自行车和牛拉车,偶尔会有拖拉机驶过。现在,只见当初泥泞路变成了宽阔平坦的水泥路面,路上不时穿过的是小汽车、摩托车、电动车和各种实用的农机车;各家的院落打扫的干干净净,房前屋后不见了杂草土堆,吃的是自来水,用的是全家电……蔡的内心泛起波澜,原来没有利用自己的关系,村里的生活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进了家门,只见父亲端坐在桌前,摆好酒菜,“就在家好好待几天,把手上的工作放放,今天咱们爷俩一醉方休。”蔡经过几天的内心煎熬,也想痛痛快快的喝几杯,就和父亲坐下吃喝起来。酒到酣处,“儿呀,你从这山沟沟走出去,出人头地,老子我脸上有光。文盲了一辈子,老了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,但要记住,为官要清廉,随波不逐流”。说完,父亲就醉倒在饭桌上,“爸,你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蔡泪流满面!透过朦胧的泪眼,他看到的是屋外屹立在寒风中的巍峨大山……        

 

官方微信公众号:qfsd2355065
官方腾讯微博:清风绥德sxsdjjw